昨天又做了个以前梦过的梦。我和同事(还是一个我不怎么喜欢的同事)到我小叔叔家玩(早年家里的习惯春节过去玩)。因为太晚了就留宿了,第二天离开后,同事问我有没有闻到怪味道,隔壁厕所有种怪味,她半夜上厕所时还摸到一个奇怪的东西,手指粘了血。我知道她摸的是一截露在墙上的手指(梦里知道,这种东西不用逻辑),墙里埋着腐烂的尸体。

我回家后家里在忙着春节的大扫除,我养的兔子突然跑了出去,我一路跟着到了邻居家,见到了小时候一起玩的一个妹子。妹子小时候超漂亮,长大了就一般了……我们玩了一会,妹子要和她父母走了。这家人以前是壕,后来公司出问题,双亲里有一个去世了,然而我见到了一身壕气的她的父母在一堆手下的簇拥下把她接走了。她家门前原本破败了的文珠兰花圃又郁郁葱葱得像我小时候一样。

过了两天,我告诉了我爹小叔叔家厕所的事情,我爹很吃惊责怪我为什么不早点说,昨天他住在小叔叔家,小叔叔还说没人发现他就可以继续,我爹以为他在开玩笑。

晚上我出门逛一圈回家,突然看到眼前有三幅巨大的地狱画。畸形的血肉和金属组成的类似地狱的场景,地狱世界的地面由残肢断体构成,一边还有看不清形态的生物把肉块放在天平里。我以为是画,正想走过去看一下,画上的东西却动了起来,我瞬间发现自己身边的世界也和画里一样。满世界的畸形肉块在蠕动。

理所当然快跑,往尸体少的地方跑。画面还真就慢慢少了不少残肢,一地的僵尸和墓地还有抱着墓碑蹭♂的僵尸,变成了一副人和僵尸大战的情况。不远处军队在建工防,我赶紧想跑进人类的防区。钻过栅栏跑了一段才发现,前面才是僵尸区,而且是之前那个地狱背景的,你TM在逗我!我赶紧往回跑,栅栏内的士兵对我举起了枪。

在我以为我要挂的时候剧情再次改变,我好像变成了一个美国士兵,和一个好基友一起将要被派去腹地打BOSS。接着就很电影的我遇到了一个美丽可爱的金色长发妹子,才和妹子培养感情,我就必须离开了。梦又变成了第三人称视角。“我”被基友背叛了,基友回到部队的剧情。我上帝视角地进入了地狱区,看到了“我”和基友还有一个彪悍得类似异形之母的特种兵妹子终于进去了,可惜特种兵妹子为了掩护两人挂了。我还见到了“我”心爱的金色长发妹子,妹子被感染变成了4只手,妹子觉得自己不是人了就伤心得离开了“我”。视线转回战区,电视里在JJWW说“我”的基友的奇迹生还英雄事迹,因带回地狱区信息而升官的基友走进战区的咖啡厅,还一副惋惜“我”的样子惺惺作态………………接着我就被闹钟弄醒了……啧……

评论(8)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