做了个梦,不怎么想看下去,7点多醒了。

一个小女孩在男生家里,都是不到十岁的小学生,男生是爷爷奶奶宠的那种,女孩子家里是和他家有亲戚关系。梦一开始是另外一个男孩子死掉了了,灵魂变成一个小天使。爷爷奶奶跟那个男生A说死掉的男生B不在了,男生B是女孩子的亲弟弟好像。

A平时欺负姐弟两慣了,拉着女孩子跑屋顶天台去。大喊女孩子是不是把B藏起来了不跟他玩,特别凶,倒是没打她。B的身影看到姐姐被骂才很担心得现身,又很胆小(都十岁不到)。

看到B的身影,他就对女生说你看死了就死有什么关系,反正能再出现。就硬拉着B跟他们玩。结果B强行现身灵魂不稳,突然消失了。女孩子和B双胞胎能感觉到,女孩子大惊失色。

A就硬要拉着女孩子下楼,女孩子哭了一直躲不肯下去,A就自己下去了,找爷爷奶奶要他们帮忙找B。爷爷奶奶当他是小孩子胡话,就口头上敷衍一下。说女生不懂事没哄好自己大孙子。女生下楼听到,她虽然小但是知道爷爷奶奶是一直拿她们姐弟当哄A的玩具,A那么过分弟弟都被他害没了,他们还字里行间埋怨轻视自己,女生小声哭着收拾自己不多的衣物,背上小书包就跑出去了。

A喜欢女孩子,但是就是那种我喜欢你所以欺负你你得听我的的意思,各种小言的傻逼沙猪男主的典范。

女孩子好像是借住他家几天,家里有事(大概是因为弟弟死了,我猜的。A大喊着要爷爷奶奶快给他把女生找回来。爷爷奶奶没当回事女孩子被大孙子欺负哭是常事。奶奶要照顾还在摇篮里的小孙子。爷爷说她反正会自己回来。至于见鬼什么的觉得是扯蛋。

女孩子跑到小区的桥洞堆的水泥管后面,还是被A找到了,非拉着她回去。女孩子哭的特别惨,就是不走,拉扯间哭声引来了保安,保安拉开A让他不要欺负女生,A看到女孩子哭成那样也呆了。这时一个女孩子的亲戚的角色准备出场来带女孩子回去。

(我就醒了,真是一点都不想看到那个a,超级讨厌的类型)

(结果闭上眼睡个回笼觉又梦到了后续,嗯,还好和A没啥关系了)

女主长大了,能通灵,还有个好看的哥哥,和那个来接她的舅舅。哥哥对她挺好的,舅舅是开旅店的。

 女主在舅舅旅店还遇到对面住着一只鬼,各种搞事想让女主找害她的人,但是女主表示跟我无关,而且女鬼没啥威力甚至无法离开房间,脑子还有点不好使。女鬼一直以为女主住她对门,女主只放了点东西在对面的房间而已,当仓库。女主有次去拿东西才发现。房间里满是烟雾,女鬼没等到女主,就成天搞点疑似火灾的烟雾什么在那个房间。
女主拉开窗帘,月光照进房间一下就把烟驱散了,她抓了把月光往门口的卫生间撒了撒,卫生间的烟雾也散了 。女主只提了一句舅舅,就女鬼瞎折腾时,女主说给女鬼听的:舅舅不会理这种事的。

 女主在街上遇到一队西藏僧侣,一看就一脸凶相。 她好奇得多看了两眼僧侣手里的一种很恶心的动物的皮毛。

像是土拨鼠,但是毛之间长了无数超级恶心的硬疙瘩,其中一个僧侣看到她看那些毛皮恶心的样子就不爽,故意走到她面前说:你知道这叫啥吗?这叫皮獭。还硬要把毛皮往她身上推。女主被恶心得不行,赶紧后退。

 其他僧侣对这人故意恶心女主的做法也没阻止,就看好戏的样子。女主的哥哥出现,喝退了僧侣。僧侣是A爸爸找来的,冷美人哥哥还去怼了A的总裁爸爸。
吓女主的那个僧侣没有脸,应该是个炮灰的设定。然后女主就去了舅舅的旅店。

然后我就醒了。成天梦到一堆坑……OTL

评论(4)
热度(3)